您的位置 : 樂樂文學網 > 小說庫 > 官場 > 官途

更新時間:2019-05-07 14:35:07

官途 已完結

官途

來源:快閱聯盟作者:夢入洪荒分類:官場主角:劉飛徐嬌嬌

《官途》是作者夢入洪荒著作的官場類小說,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官途》精彩章節節選:劉飛是北大的高材生,因為神秘的身世走上自己從未想過的一條路,面對危機四伏的境遇, 劉飛 談笑風生,淡定自若,輕描淡寫之間,將自己的人生價值體現......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咣當!

包間的門被人一腳踹開,沖進來四個身著黑色西服的彪形大漢,這四個人身高都在185以上,全都剔著平頭,身材彪悍,神情冷傲,進門之后立刻分左右兩排站好,手摸到腰間。他們的腰間鼓鼓囊囊的,隱隱有銀色金屬光澤閃爍著。

噠噠噠的腳步聲從門外傳來,伴隨著腳步聲,一陣冷笑從門外傳來:“聽說有人在我的酒店里鬧事,我宋老六倒要見識見識到底是哪路神仙!”這聲音聽起來十分平靜,卻隱含著高傲和囂張的味道。

屋子中那三個手抓椅子的男人聽到這里,臉上怒氣更盛,而屋子中唯一坐著的劉飛依然平靜,依然悠閑地剔著牙,不同的是他的左手開始輕輕的扣著桌面,像在盤算著什么。

腳步聲漸近,一個深沉、身形魁偉的彪悍男人出現在門口。

此人面目黝黑,眼神兇惡,光頭沒帶帽子,滿臉的胡茬,卻偏偏穿著一身白色西服,戴一副金邊眼鏡,看起來不倫不類。那些保安見此人進來,紛紛轉身向他彎腰行禮:“老板好!”說完,那些人便手持警棍很快圍攏到此人身邊,把門口堵住。

來人沖著包間中的五人一抱拳道:“各位小兄弟晚上好啊,鄙人宋老六,這廂有禮了!”

被圍在包間里的劉飛、劉臃、肖強和徐哲誰都沒有說話,全都一臉鄙視的看著宋老六,一副哥們不鳥你的勁頭。

宋老六感覺臉上有些掛不住,原本堆滿假笑的臉刷拉一下就沉了下來。

他手下一個保鏢頭極善察言觀色,見宋老六臉色突變,立刻沖了出來,指著包間中的幾個人吆喝道:“草,你們幾個耳朵聾了,我們宋老板跟你們打招呼呢,沒聽到啊?兄弟們,把他們的耳朵都給我割下來!”說完,便遞給宋老六一個詢問之色。宋老六也不露痕跡的點了點頭,表示滿意。他心里有怒氣,也想好好教訓一下這幾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年輕人。

那些保安立刻左右一分,閃出一條通道,四個保鏢邁步上前,向四人沖了過去。

劉臃、肖強和徐哲對視一眼,二話不說,掄起椅子就砸了過去,只見對面的保鏢只是輕輕抬了下胳膊,椅子便分崩離析。三人臉色一變,個個頭最矮的胖子劉臃突然冷笑著喊道:“住手,都他媽的給老子住手!”

原本正要上前動手的四個保鏢還真被他這一嗓子給唬住了,紛紛停手望向宋老六。

宋老六冷笑著說道:“怎么?小子,現在知道服軟了?”

劉臃胖乎乎手一指宋老六道:“服軟?哥的字典里就沒有服軟兩個字,禿子,你就是這里的老板?”

宋老六見這個胖子雖長得矮矮胖胖,但眼神卻極其高傲,根本沒把他放在眼里。在聽到這個胖子居然敢管自己叫禿子,心中的怒火不由得往上躥了躥,不過他還是狠狠的壓了壓,畢竟在京城這個地面混久了,他也知道,有些衙內雖然非常囂張,但卻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不過小弟面前他也不想弱了風頭,便冷笑道:“沒錯,我就是這里的老板。年輕人,你們幾個膽子不小啊,居然敢在我的酒店里鬧事,還敢打我的大堂經理,你說這事怎么了吧?”

胖子劉臃聽到這里,哼了一聲說道:“怎么了?那個經理就他媽的該打!哥們不就是不小心打翻了桌子,摔壞了你們幾個盤子嗎,你們服務員就讓我們賠5萬,你們訛人吶!”

宋老六聽到胖子這樣一說,心中倒也放心下來,一般的那些高干子弟根本都不會和自己理論,人家一個電話就把自己搞定了。在加上這個胖子看起來長相那么猥瑣,根本和高干子弟沾不上邊,他的態度便在頃刻之間來了一個180度的大轉彎,嘿嘿一陣冷笑:“哦,這樣啊,他們才讓你們賠5萬啊,那是他們搞錯了!5萬怎么能買的起我這一桌子精致的盤子呢,你們最起碼得賠20萬,否則今天你們誰都別想走出這包間一步!”

那四個保鏢和保安同時向前逼近一步,配合宋老六的這句話創造出一種逼人的氣勢。

劉臃斜著眼睛看了宋老六一眼,不屑道:“這么說你宋老板當真是要訛我們了?”

宋老六點點頭,很光棍的回道:“沒錯,老子今兒就是訛你們了!”

劉臃子冷笑著掃了宋老六一眼:“哼,不是我嚇唬你,我的背景不是你能惹得起的,這件事你最好考慮清楚再說!”

宋老六早已先入為主,他認定這個胖子相貌猥瑣,不可能有什么背景,鄙視的眼神上下打量了胖子一番之后,才哈哈大笑道:“哈哈,我惹不起你,真是開玩笑,這燕京市還沒有我宋老六惹不起的人!弟兄們,先把這個胖子打趴下再說!”其實,說這句話的時候送老六還是有點心虛的,畢竟這個牛吹的可不小,不過他卻認為眼前這幾個不過是毛頭小子而已,沒什么大不了的。

宋老六揮了揮手,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幾個保鏢頓時直奔胖子而去。

劉臃臉色有些發白。他平時在學校雖囂張無比,但學生們大多礙于他的身世背景,沒有人敢得罪。但是今天見到這四個彪悍的保鏢,他心里有些發怵。他畢竟年輕氣盛,又怎受的別人欺負,額頭之上青筋暴起,眼中盡是狂暴之氣,掄起椅子就要沖過去。另外兩人見狀,也要往前沖。

宋老六嘴角上掛起一絲不屑,心中冷笑道:“這個傻胖子,真是不知死的鬼,別說是你,就是你們幾個一起上,也不可能是我這四個保鏢的對手。”

這時,一直坐在椅子上剔牙的劉飛輕咳了一聲沉聲說道:“劉臃、肖強、徐哲,你們別胡來,站我身后去!這幾只小爬蟲我來搞定!”

劉臃、肖強和徐哲聽到這話,身子先是一頓,然后滿臉驚訝的望向劉飛。他們三人雖然對劉飛這個老大心服口服,但他們可不認為,自己這個柔柔弱弱的老大是打架那塊料。大學四年,從沒見他輕易和別人動過手,所以今天他們仨都沖到了前面。當他們聽到老大喚他們回去的時候,雖震驚,但還是照做了,只因信服。大學四年,他們從沒見過老大在任何事情上吃癟。哪怕是當年因為學院院長發放獎學金不公平把學院的院長給暴打了一頓,他居然沒有受到任何處罰,由此可見他的手段之高明。

而此時那四個保鏢已經沖到了跟前。

劉飛猛的抬起頭來,眼中射出兩道寒光,冷冷的哼了一聲:“哼!”這聲音低沉卻充滿了寒意,包間內的溫度好像瞬間就降了幾度。

那四個保鏢突然感覺心頭一陣顫抖,一股無邊的恐懼從四面八方襲來。他們身子頓時一顫,急急剎住腳,目光閃爍看向對面的劉飛,很年輕的一個大男孩。

劉飛依然面色如常的坐在那里,只是微微抬起頭冷冷的從四人身上一一掃過,便收回目光,繼而盯著手中那根細小的牙簽,好像這根牙簽是秦朝遺留下來的古董一般。

剎那間,四人感覺自己像從奈何橋上走了一遭,渾身冷汗嗖嗖直冒,后背瞬間便濕透了,渾身不由得顫抖起來。

這時,宋老六惱了,指著四個保鏢罵道:“董平、薛霸,李義,樓青,你們四個怎么回事,是不是不想干了!”

四人聽到宋老六的呵斥,知道老板生氣了,心中頓時充滿了惶恐,他們四個都是退伍老兵,好不容易在宋老六這里謀了一份高薪的差事,心里自然不愿為此丟了飯碗,但眼前這個年輕人給他們一種極度危機感。雖然他看起來一副斯斯文文的樣子,但就剛才他眼中流露出的那股強烈的殺機,足以讓他們畏懼。

四人相互對視,他們從彼此眼中看出了一絲決絕。工作不能丟,更何況他們也知道宋老六的背景和手段,得罪了宋老六,不僅沒了工作,弄不好能不能活下去還是個問題。

沖!四道彪悍的身影瞬間化作四股利劍,劍鋒指向劉飛。

宋老六見四人沖了上去,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他似乎看到那個坐在椅子上裝逼的年輕人被四個彪悍的保鏢打的滿地找牙。這四個保鏢的底子他是知道的,那可都是特種部隊退下來的,雖然只是一般的兵,但是論起身手來,一般之人沒有十個八個很難近身,自從這四人跟了他之后,他的生命從來沒受到過任何威脅。

“撲通!”“撲通!”“撲通!”“撲通!”

隨著四聲悶響,包廂的地面似乎都顫抖起來。

宋老六低頭看去,只見先前還氣勢逼人的四個保鏢,此時全仰面摔倒在地上,排成一排,他們面如土灰,額頭上豆大的汗珠刷刷的往外冒,他們的身子更像僵住了一般,絲毫動彈不得。

宋老六被鎮住了。他看見對面的那個年輕人依然好端端的坐在那里,目光依然聚焦在那根小小的牙簽上,好像什么事情都沒發生。

剛才是什么狀況,宋老六還沒來得急看清,自己的四大保鏢便倒退著飛了回來。

靠,不會時光倒流了吧!宋老六心中臆想著,人卻蹲下來問道:“董平,你們幾個到底怎么了?”

然而,董平卻只是一臉痛苦的看著他,眉頭緊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好像中了巫術一般。

宋老六更加憤怒了!雖然不知道剛才到底發生了什么,但他也不是嚇大的,沖著門口那一堆保安喊道,“媽的,你們還愣著干嗎,給我上,把這五個人給我往死里打,出了問題我兜著!回頭每人獎勵5000!”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在金錢的誘惑下,那一群保鏢群情激奮,揮舞手中的警棍嗷嗷的叫囂著就沖了過去。

就在此時,包間的門被人打開,一個身著考究氣質不凡的富態老者走了進來,步伐矯健。

在他兩旁,站著兩個身穿黑色西服的中年人。兩人的樣子很普通,但是往那里一站,卻有如泰山般沉穩。眼前發生的一切,他們看在眼里,沒有驚慌,只是探尋地看向那個老者。

老者只是笑著搖搖頭,兩個中年人便收回目光,投向戰場,但是臉上卻沒有一絲表情,好像屋子里什么都沒有發生。

當他們的目光落在劉飛身后的那個楚楚可憐的女孩身上的時候,目光中流出一絲慈祥和暖意,女孩和兩人的目光稍微一接觸,便退了回去,可愛的吐了吐嬌嫩的小舌頭,沖兩人做了一個鬼臉,然后又立刻恢復那楚楚可憐的模樣,縮在劉飛后面。

一根根警棍當頭襲來。

劉飛動了。

他突然站起身來,抬起胳膊,三根警棍落在他的胳膊上,發出幾聲沉悶的響聲。

女孩看到這里,眼中充滿了恐懼和擔憂。然而,很快的,她的擔憂便轉變為驚喜。

只見劉飛被打之后,似乎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只是抬起腳來,沖著飛來的三個保安的小腹輕踹幾腳,三人便飛身摔了出去,狠狠的掉在地上,再也爬不起來。

接著,屋子里的十幾個保安也很快被年輕人一人一腳給踹趴下了。

這時,宋老六剛剛滿臉陰沉的掛斷電話。他的目光掃過滿地打滾的保安,最后定格到年輕人身上,冷笑著說道:“小子,真沒想到,你居然還是一隱士高手!”

宋老六的臉色有些蒼白,說話的語氣有吃驚也有不屑。

劉飛只是淡淡一笑,臉上絲毫沒有任何波瀾,只是風輕云淡的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說道:“高手談不上,只是對付這幾個小爬蟲,不在話下。宋老板,麻煩你再叫人上一桌好菜,剛才還沒吃飽呢!”

這時,劉飛身后那三個剛剛還目瞪口呆的同伴紛紛醒來。

胖子劉臃第一個沖上來給了劉飛一拳道:“我靠,劉飛,你也太不夠意思了,你啥時候突然變成武林高手了,以前怎么沒看見你這么牛逼過啊!”

劉飛沖胖子嘿嘿一笑:“那不是以前沒有機會嗎,有你們三個天天在我身邊晃悠,學校里有誰敢惹我啊!”

另外兩個人也走了過來。高個子的徐哲狠狠的給了劉飛一拳道:“我靠,劉飛,我真是服了你了,本來這次我們三個還想在你面前好好表現一下呢,沒想到你居然還有這一手絕活,真不愧是我們“野狼四人組”的老大,嘿嘿,以后哥們我跟你混了!”

劉飛卻不屑的撇了他一眼道:“得了吧徐哲,就憑你那個財政部副部長的老爸你還用跟我混,我不過剛考上一個小小公務員而已,我跟你混還差不多。”

劉飛提到徐哲的老爸,徐哲臉上沒有一絲驕傲之色,只是嘿嘿笑道:“劉飛,你就別擠兌我了,我跟你實話實說吧,我老爸說了,你小子前途不可**,讓我跟著你混,我這個小弟你可不能不收!”

“對,還有我,劉飛,我老爸也說了,讓我以后跟著你混!”徐哲身邊那個瘦瘦的戴著眼鏡的家伙也連忙表態。

胖子劉臃挺著肚子擠了瘦子,嘿嘿笑道:“我說肖強啊,你老爹好歹也是堂堂少將軍長,怎么跟我們搶靠山啊!”

劉飛也嬉笑著看向瘦瘦的肖強,他可知道,這個肖強雖然看起來瘦瘦的,但是他的腦子可不是一般的好用,隨便那么一轉就是一堆鬼主意。

肖強輕輕推了推眼鏡,笑著一把拉過劉飛的的胳膊說道:“我老爹說了,讓我把我老妹介紹給劉飛!”他沒把話說完,但言下之意非常明顯,如果劉飛成了自己妹夫的話,那跟著劉飛混可就是名正言順了。

“靠,鄙視你!不帶這么玩的吧!可惜我沒有妹子,否則我也讓她嫁給劉飛!”劉臃使勁挺了挺他的大肚子,差點把中指伸到肖強的眼皮底下。

徐哲也不服氣的說道:“我說肖強,就你這模樣,你老妹能長得好看的了,別怪我沒提醒你,剛才你也看到了,咱們北大的校花謝雨欣可是剛剛滿臉幽怨的離開。連她都沒有進入老大眼里,就憑你那妹子能進老大的法眼?”

提到自己的妹子,肖強可是狠狠的挺了挺腰桿,十分自豪的說道:“我雖然長得對不起黨和政府,但是我妹子卻是一頂一的美女,比起謝雨欣來只強不差!”

“切~~!”劉飛、徐哲和劉臃一起發出了不屑的聲音。接著就一起豎起了中指。這個動作三人做的極為純熟,整齊劃一,絕不拖泥帶水。

“嘿嘿,我就知道你們不信,等有機會讓你們見見就知道了!”肖強深知三人不信,只得準備將來用事實說話。

四個人在這里高談闊論,顯然沒把其他人放在眼里。而那邊的宋老六氣得牙根癢癢,卻不敢上前,只顧不停的撥打著電話,一遍又一遍的催促著電話里面的人快點過來。而那個富態的老者和他身邊的兩個中年人則抱著一副看熱鬧的心態,看著眼前的這一切。

老者默默的觀察著劉飛,心中暗暗贊許的點了點頭,這個年輕人還真不簡單。他身手高低且不論,只那處變不驚的氣勢,就令人折服。尤其他剛才豎耳聽了一下,發現劉飛身邊的三個年輕人居然都是很有背景的主,一個老爹是財政部副部長,一個老爹是正部級軍長,至于那個胖子老爹到底是什么級別,他倒是沒有聽到,估計也差不到哪兒去,但是這三個背景強大的人,居然說要跟著這個叫劉飛的年輕人混,那么這個劉飛到底是什么背景呢?

看著宋老六在那不停的打著電話求救,老者眼露鄙夷,同時他也在憂心,這個宋老六到底是啥來頭,居然敢跟這四個人對著干?難道這涉及高層的斗爭?

一個個念頭在老者心中閃過,忽然看到那個女孩正低著頭躲在那個叫劉飛的年輕人身后,他狠狠的瞪了女孩一眼。那個女孩立刻低著頭扯著自己的衣角,慢慢走了過來。

女孩走到老者身邊,低聲說道:“爹,靈兒知道錯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老者冷哼一聲,嚇得女孩身體一顫,眼淚吧嗒吧嗒的掉了下來。

“說說吧,剛才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你知道什么都說出來!”

“我說出來爹爹你就不會責怪我了吧?”

老者看著女孩那楚楚可憐的模樣,再也繃不住臉,慈祥的笑了起來,女孩見他笑了,立刻像一只百靈鳥一般蹦蹦跳跳的竄到他的身邊,嘰嘰喳喳的說了起來。

等女孩把事情的經過講完之后,時間已經過去十分鐘了。

外面傳來一陣陣尖利的警笛聲,過不多久,包間門外一陣雜亂的腳步聲,接著門被打開,走進來五名身穿制服的警察,帶頭的是一個胖警察,身材高大壯實,只是長了一雙三角眼,滿臉橫肉,看起來不像好人。

進來后,他點頭哈腰的和宋老六握手寒暄了幾句,便轉過頭來,臉上瞬間晴轉多云,冷冷的問道:“就是你們幾個在宋老板的酒店鬧事?”

劉飛依然坐在那里,淡淡的說道:“沒錯,就是我們幾個!不過和這個女孩無關,你們可以讓她離開了!”

老者聽到劉飛這樣說,面露幾分欣賞。他再清楚不過整件事的始作俑者是自己的寶貝女兒,他再將目光投向女兒時,卻見她一眨不眨的看著劉飛,心中不由暗道糟糕,不會這小妮子看上這小子了吧?

三角眼轉頭看了看宋老六,宋老六點點頭,三角眼沖女孩一揮手,“你們可以走了。”

不料女孩不聲不響的站到劉飛身后,清純的目光閃爍著堅定的信號:“我不走,我們是一起的。”

三角眼見狀不屑的撇撇嘴:“別說我沒有給你機會,來人,把他們幾個一起帶走!”

劉臃本來還想鋌身而出,和警察理論,卻被肖強拉住了,在他耳邊輕道:“別胡來,沒看老大想玩死他們嗎!配合配合,過一會就有你表現的機會了!”

劉臃看到劉飛微微上揚的嘴角,便知道老大要陰人了,這種事情他可不是第一次了,每次他露出這種表情的時候,就一定有人要倒霉。劉臃立刻興奮起來,非常配合的伸出雙手,讓警察戴上手銬,任由他們帶走。

宋老六坐著三角眼的警車走在前面,劉飛他們幾個則雙手被銬,坐在第二輛警車上。上車之前,他們的手機被三角眼派人給搜走了。

坐在警車里,劉飛望著窗外繁華的夜景,心中波瀾起伏。其實,他內心并不像臉上表現的那樣平靜。明天就要去河西省報道了,今天他就是來和劉臃他們幾個好兄弟道別的,本不欲多事,卻沒想到先是謝雨欣拍馬趕到,當著幾個兄弟的面向他表白,讓他頭疼不已。緊接著眼前這個女孩的橫空殺出,又為他們惹來了滔天大禍。

劉飛打量著對面的女孩,卻發現女孩正偷看自己,不由得沖她一笑,卻沒想到把她嚇了一跳,立刻紅著臉低下頭去,露出雪白的玉頸。

雖然只是驚鴻一瞥,劉飛卻早已把女孩的樣貌看了個七七八八。

雖然滿身油污,但難掩女孩清新脫俗的氣質,她宛若那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純潔無暇。她的眼神是那樣清澈,如一泓春水。她的身材姣好,胸部高聳挺拔卻并不碩大,皮膚白而細膩,黛眉如畫,瓊鼻小巧筆挺,櫻桃小嘴輕抿著,嬌艷的紅唇含而不露。

劉飛笑了,她怎么也想不到如此清純可愛的女孩居然行事如此魯莽!先是冒失的闖進他們的包間請求援助,接著又把飯桌頂翻,然后再把自己摔倒在飯菜堆中。

這時,女孩偷偷抬起頭看向劉飛,一抹詭譎的淺笑映入她視線。她猜想,這男人肯定在嘲笑自己,不由地嘟小嘴來,恨恨的緊了緊拳頭,卻又輕輕的放下。算了,誰讓這男人幫過我呢,姑且饒他這一次吧!哼,否則,以本小姐的個性非得給你點顏色看看!女孩抬起頭來,狠狠地白了劉飛一眼。

不巧劉飛恰又抬頭,趕上這一記飛眼,不由得愣住了。那一瞬間,劉飛感覺自己的心好像被狠狠的電了一下!尤其是看到女孩被自己發現時臉上呈現的那一抹嬌羞,當真是風情萬種。清純中帶著一絲嗔怒,可愛中帶著萬分的嬌羞!

不過很快,劉飛的好心情就被一個粗暴的聲音打斷,“喂,下車了!”

說話的是三角眼手下的一個警員,他打開車門,把幾個人拉了下來,幾個警員推搡著眾人進了派出所。

劉飛注意了下,知道這里是白塔寺派出所。

進了派出所,幾人直接被帶進審訊室。審訊室設在派出所的室內運動場內,地方十分寬敞,300多平米,容納下百八十人不成問題。

審訊室內,劉飛幾人被銬在北墻邊一排暖氣片上,那個女孩則好些,沒有被手銬束縛,只是在一旁站著。

三角眼進來后,大馬金刀的往椅子上一坐,身后站著兩個警察。一個警察殷勤的給宋老六搬了椅子示意他也坐下,宋老六則很客氣的給每個警察送了一盒小熊貓。

“你們幾個,把以前犯過的事統統交代出來,否則有你們苦頭吃!告訴你們,黨的政策一向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三角眼把桌子拍得啪啪響,再配上他臉上那股威猛的氣勢,還真有幾分警察的正氣。只是再看看他那翹起的二郎腿,脫掉的皮鞋,還有刁著煙的吊樣,怎么看怎么像混子。

劉飛自然知道這一向是警察的噱頭,想要嚇唬嚇唬眾人。一般心理素質差的人被他這么一喊,就嚇得三魂出竅,犯過啥事都主動招了。劉飛只淡淡一笑:“我們只是剛畢業的學生,怎么可能犯事呢?警察先生,你是不是搞錯對象了啊!好像你身邊坐著的那位,才應該是受審的對象吧!”

肖強用鼻子往上拱了拱眼鏡,也附和道:“是啊,那禿子是開黑店的,你們警察怎么不管管啊,就知道欺負我們這些平頭百姓!”

宋老六聽到肖強喊他禿子,臉色突變。

宋老六旁邊的三角眼自然知道宋老六的忌諱,使勁一拍桌子,大聲喊道:“靠,還反了你們了,你們兩個過去,給他們松松皮子!”

他身后兩個警察得到吩咐,立刻獰笑著沖了上去,一個奔向劉飛,一個奔向肖強。

宋老六自然知道劉飛的厲害,不過看到他和肖強都被拷在暖氣片上,就沒再吱聲,他本來就是想要借警察之手好好收拾這幾個年輕人,尤其是劉飛。

“滾!”兩個警察剛剛靠近,劉飛雖然半蹲著身體,但是一腳踢出,還是把接近他的那個警察給踹了一個馬趴!那警察狼狽不堪的爬起來,看向劉飛的眼神多了幾分畏懼,肖強距離劉飛較近,原本走向肖強的那個警察見狀也有些發憷,便停住腳步,兩個人看向三角眼。

這時,宋老六說話了:“馬王兄弟,這小子是他們幾個的老大,有兩下子,我看得多招呼幾個兄弟伺候他們!要不我叫點小弟過來。”

三角眼聽出宋老六話中的不滿,連忙說道:“宋哥你放心,在我的一畝三分地上,要是收拾不了這幾個雜碎,還混個什么勁!”說完,沖一個警察吩咐道:“董五,去把其他幾個值班的弟兄們都招呼過來!”

董五出去不久,便領進來七八個警察,偌大的審訊室內頓時顯得有些擁擠。

劉臃見這么多警察進來,心中不免有些發虛,小聲問道:“老大,現在你能應付的了這么多人嗎?”

劉飛淡淡一笑,點了點頭。劉臃頓時就放下心來,面對那些警察的時候,也多了幾分不屑。

其實劉飛也有些頭疼,雖然他有一身好功夫,但現在被銬在暖氣片上,拳腳伸展不開,如果他們幾個真是一哄而上,自己還真應付不過來。不過在劉飛的字典里,從來沒有服輸二字,不管何時何地,他都堅信,我能擺平所有的困難!超強的自信,是他立足之本。

“一起上!”三角眼冷冷的吩咐一聲,那幾個警察一字排開,不緊不慢的整齊的走了過去。這是他們長久以來形成的一套手法,這樣做既能給對方一種精神折磨,又能讓對方屈服于自己的氣勢之下。

劉飛暗暗叫遭。

這時,女孩突然跑過去擋在警察面前,大聲說道:“你們無權對他們采取暴力行為,我要求請律師!”

三角眼不屑的撇撇嘴,狂傲的哈哈大笑道:“請律師,真虧你想的出來,我告訴你,在我的地盤上,律師就是狗屎!我姐夫是市公安局的馬局長,律師來了也白搭!我說你們是犯罪份子,你們就是犯罪份子,現在我們要對犯罪份子采取一些正常的震懾手段,小女孩你可別自討苦吃啊!否則可別怪我真的要把你也捎帶進去了。”其實三角眼一直沒有對女孩采取措施也是有他自己的想法的,剛才女孩的老爹一直站在她的身邊,雖然沒有說話,但是三角眼看的出來,那個老頭不是一般人物,光是他身邊那兩個中年人渾身上下散發出的那種彪悍的氣勢就夠嚇人的了,尤其是自從上了警車以后,那個老頭上了一輛豪華奔馳不緊不慢的跟在后面,一直跟到派出所門口。

那幾個警察得到了信號,繼續往前逼近,女孩一步步倒退。劉飛腦中飛快的轉動著,心想現在不能按自己的意愿玩下去了,否則一旦連累了劉臃肖強他們,可就有點對不起兄弟了。干脆收網吧!想到這里,劉飛突然說道:“喂,三角眼,你的上司是誰?”

三角眼一愣,不知道劉飛說這句話是什么意思,慢滿臉狐疑的皺眉看著劉飛,冷冷的說道:“我是這個派出所的所長吳觀生,你想怎么著?”

劉飛淡然笑道:“我不管你是什么狗屁所長,你最好趕快放人,否則到時候不僅把你自己搭進去,就連你的上司都要跟著吃掛落!有些人,不是你這種小角色惹的起的。”

三角眼心中一動。他在京城混的時間不短了,自然知道在京城這個地方,自己惹不起的人太多了,雖然自己有宋老六撐腰,但是宋老六的后臺靠山也只是自己的姐夫,燕京市公安局的馬副局長,雖然是常務副局長,但也不過是個副廳級而已,而燕京這個地方最不缺的就是官!正廳級別的一抓就是一把!他可不想因為這個宋老六得罪了某些權貴!想到這里,他便有些為難的看向宋老六。

宋老六看出三角眼的顧忌,便說道:“吳所長,沒事,就這幾個小蝦米能有啥背景,你看那個胖子,他居然說他老爸是公安部副部長,你說那可能嗎?我看他們是想扯虎皮拉大旗,怕他們做什么?要不我現在就先和馬局長溝通一下,你看怎么樣?”

吳觀生久混官場,自然做事圓滑,聽到宋老六這樣說也就點頭答應,畢竟有了姐夫的默許,自己行起事來也方便一些,也算是給自己留一條后路。

宋老六當著吳觀生的面給馬局長打了電話,電話那頭,傳來一陣劇烈的喘息聲和啪啪的撞擊聲,宋老六頓時一陣會心的微笑,感情馬局長現在正在某位情婦的床上忙活,雖然知道此時打擾有些不妥,不過事情逼到這份上也顧不得太多,否則連這幾個剛畢業的大學生都收拾不了,自己的面子可就沒了,被別人知道了可就沒法混了。

“草,宋老六,啥事?非得這時候打來?”馬副局長正雙手抓在身下漂亮情婦的兩團玉兔之上爽歪歪的時候,被打擾心情明顯不爽,下身一邊不停的松動著,一邊抓起電話發火道。如果不是看在這個宋老六每個月都有一筆可觀的孝敬上,此時他還真不想接這個電話。

宋老六連忙把剛才的事情簡潔的說了一遍,然后等待馬副局長的指示。

馬副局長略微沉吟一會說道:“告訴吳觀生,讓他看著辦吧,公安部副部長我沒有聽說有姓劉的。”

宋老六掛斷電話,心情大好,把馬副局長的話轉述了一遍,吳觀生聽后,終于放下心來。剛才平和的臉上又寫滿猙獰和冷酷,沖著站在原地的幾個警察一揮手道:“上,好好的收拾他們,媽的,居然敢編造出一個公安部副部長來哄人!”

劉臃看到這里,心中一陣郁悶!他奶奶的,自己的老爹昨天才升任的公安部副部長,知道的人自然不多。沒想到自己堂堂一個公安部長的兒子,居然要被別人打假了。有些沮喪有些慚愧的看向劉飛,苦笑道:“老大,我沒有想到他們居然不知道我老爹!看來這次咱沒玩好!”

劉飛依然是那副平和淡然自信滿滿的樣子,笑著搖頭道:“沒事,有我呢!”只是在劉飛眼底深處,隱藏了一絲若有若無的失望和無奈。難道我真的要動用我的第一個底牌嗎?

劉臃不知道劉飛此時的自信從哪里來,但心中卻是暖暖的。其實他認為劉飛之所以敢這么玩,是因為自己老爹的緣故!但是現在看來,劉飛似乎依然還是那樣自信,這讓他充滿了不解,劉飛在他的眼里變得越加神秘起來。不過他的心情卻比剛才好了許多,因為他知道,自從和劉飛在一起,從來沒有吃過虧。不管是狗屎運也罷,機智也罷,劉飛總能帶領幾個人從最艱難的困境中沖出來。

猜你喜歡

  1. 武俠小說
  2. 豪門世家小說
  3. 古裝小說
  4. 歷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2019斯诺克英锦赛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