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樂樂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爺,妾身要無禮了

更新時間:2019-06-17 11:21:33

爺,妾身要無禮了 連載中

爺,妾身要無禮了

來源:微小寶作者:千亭分類:言情主角:素素金子秋

火爆新書《爺,妾身要無禮了》是千亭傾心創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類小說,本小說的主角素素金子秋,內容主要講述:她只是一個身份卑微的歌妓,卻不幸生在風云變幻的年代,為了活著一心只想爬上貝勒爺的床,慢慢的接觸之中,她才發現,貝勒爺慢慢教會了她太多。他身在泥濘也是滿身光芒,而她就算懂得再多,也還愿為一人飛蛾撲火。...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我不可置信地看著金子秋,他真的打算將我推給那嚴君華!

“我不要!”

我怒視著金子秋,他竟然能說出這種話,即便我沒有我自己說的那么愛他,可我身為他貝勒府的人,成何體統。

“你可是爺花了五千袁大頭買回來的,白送出去爺還心疼那五千袁大頭了!爺只是想讓你去接近嚴君華而已。”金子秋似是沒有想到我會如此生氣,挑了挑眉,打趣似的看著我。

還不是讓我去勾引嚴君華!

心中的氣憤令我攥緊了拳頭,我不屑去做那樣的事,更何況這段時間的接觸,我對金子秋竟然沒由來的有了好感。

我心里那么想,卻只能勾了勾唇角,說道:“花了五千袁大頭,當然是爺你說什么就是什么了。但是爺方知素素膽小,萬一在嚴君華那里暴露了怎么辦呀?”

“素素想往爺床上爬的時候,膽子可不小啊!”

金子秋斜倪著我,氣勢一瞬間達到了頂點,令我沒辦法開口反駁,我也沒有借口反駁。

爬他的床是為了生存,沒想到他竟油鹽不進,連個姨娘的位份都不給我。

我只得低著頭,用眼睛的余光來看他,聲音低如蚊蠅般說道:“爺還不曉得素素的心意嗎?爺又沒和素素做那種事,怎曉得素素不是清白之身呢?”

我有些委屈,從父親將我賣到煙花巷,到我認識了胭脂,跟著阿媽學了各種禮儀和技巧。本想著若是阿媽逼著我掛牌接客,我就逃跑,可沒想到卻在此前遇到了他。

他是上天給我的恩賜,也是上天罰我的劫。

“別哭!爺又不是讓你爬嚴君華的床,你聽從爺的安排就是。”金子秋似是無奈地扶了扶額,揮了揮手示意讓我下去。

我拭掉臉上的淚珠,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書房,金子秋到底是什么意思?

還未待我想明白他的意思,事情便接踵發生。

“素素姑娘,金爺吩咐讓您明個兒去趟將軍府,是嚴將軍替金小姐舉辦賞花會。”

是那日和我有過口角的侍女,這日她的態度恭敬,哪里是當初那副嘴臉。只是讓她來傳話,反而像是嘲諷。

“必須去嗎?”我不想摻和他們的事情,我曉得這些事情不是我一個女子能夠輕易接觸的。金子秋讓我同他一起去,可不是什么好事。

我雖然想要攀高枝,但是還沒有做好勾心斗角的準備。

侍女嘴角的笑像是諷刺,諷刺我選擇留在金子秋這里,諷刺我還不如金子秋的一個侍女。

她說:“金爺的吩咐是這么說的,您要是不想去,那可是違背了金爺的意思。”

“下去吧。”

我揮了揮手,不再愿意同她拌那個嘴。

看著手里已經繡了一大半的虎頭鞋,氣的咬緊了牙,好一個嚴君華,好一個賞花會!

剛想要扔虎頭鞋泄憤,便聽到了白燕子的聲音,“金爺對你的不一樣你還沒感覺到?若是別人在他面前這般無理,即便是我,不死也要脫層皮。金爺管下人極其嚴苛,你倒是個例外。”

忘了從什么時候開始,白燕子喜歡往我這小院子跑。他天天忙于瑣事,我卻能在院子里等到他。

“他都要將我送給嚴君華了!哪里有什么特殊不特殊的。”

我撇了撇嘴,顯然是不相信白燕子這番說辭。他跟著金子秋數十載,金子秋對他唱戲的事都是不管不顧,更何況是數月的我。

我不敢高估了自己,這樣的亂世只有謹慎,才能步步為營,在金子秋身邊更是要十二分警惕。

白燕子呵呵一笑,說:“金爺刀子嘴豆腐心,他指不定想想便放棄這個想法了。”

“那會那般輕松,我當即便拒絕他了,誰知道他還是讓人來下達吩咐!他身為貝勒爺,怎的理解生而為奴的痛苦。”

想到這里,我不禁有些惆悵,冰冷的月光映襯著凄涼的小院。

我何嘗不羨慕那些普普通通的人家……

“金爺剛剛見我了,他問我‘小白,你恨不恨爺利用你’。我能說什么,說恨他嗎?我對他那般的心意……更何況若是他拋棄了我,那我的日子可就真的沒法過了。”白燕子平靜的看著我。

可我卻看到了他眼中晶瑩的淚,同是苦命之人。

“我說不恨,他便問我‘若是……素素呢’。”白燕子學金子秋的語氣也像極了,只是這般猶豫的金子秋,我不認識。

我抿了抿唇,“然后呢?”

“素素,若是有一天你知道金爺利用了你,你恨嗎?”

白燕子落寞的神情,沒了他往常的神采,他的問題戳到了我的痛處,這也是我這兩日思考的。

若是他利用了我……我恨嗎?

“我不知道。”

我低頭看了看手里的虎頭鞋,又看了看靠在窗邊的白燕子。

“恨吧,心里恨……可我已經愛上他了。”我有些猶豫,我不知道我愛他哪里,甚至我沒想過要他什么。

但是我知道,我的心在說我愛他。

白燕子扭過身,似是不想讓我看到他此時的神情,他說:“金爺改變主意了,他讓我這兩日調查金穗子。”

“查她作甚?”我驀地緊張起來。

他突然調查她的‘在意’,讓我想起了金穗子眼中的喜歡。

“若是沒辦法從嚴君華那里下手,便只能從金穗子那里了。”白燕子攤了攤手,沒再說話。

風帶著涼意從窗沿飄進,吹得我打了寒顫,吹走了我的困意。

不知是怎么睡了過去,第二日一早,那傳話的侍女又來了。

她急匆匆地將我從床上拉了起來,一邊幫我挽發,一邊說道:“日上三竿你還躺在這里!金小姐的賞花會快要開始了,金爺催促讓你快些過去。”

昨兒白燕子不是說金子秋改變主意了?怎的還要我去那勞什子賞花會!

我強忍住跑去找白燕子問個究竟的沖動,一路來到貝勒府的大門。

“素素好大的架勢,還要爺讓人去請你。”

我還未站定,金子秋薄怒的聲音便入了我的耳朵,白燕子也氣定神閑地站在那里。

小說《爺,妾身要無禮了》 第16章 計謀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科幻小說
  2. 歷史小說
  3. 歡喜冤家小說
  4. 宮斗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2019斯诺克英锦赛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