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樂樂文學網 > 小說庫 > 都市 > 超級手機

更新時間:2019-06-18 11:04:12

超級手機 已完結

超級手機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紅孽分類:都市主角:秦斌宋雅潔

小說主人公是秦斌宋雅潔的小說叫做《超級手機》,這本小說的作者是紅孽寫的一本都市類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一部山寨手機,卻成為連通修真界的樞紐。都市小保安化身猥瑣神棍,坑蒙拐騙,踏上修真之路。可是在這個靈氣匱乏的世界里,修真已成為傳說中的存在……不過沒關系,手機在手,天下我有。打打架,泡泡妞,調戲一下手機...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這是什么情況?”秦斌納悶不已,伸手將倉鼠掂了出來。但就在他手指剛剛觸碰到倉鼠身體的時刻,卻像是觸電一般,猛然收回。

“好燙!”秦斌那一瞬間的感覺,就像是將手指放入七八十度的熱水中一樣,但偏偏在這樣的溫度中,眼前的倉鼠不但沒有死掉,而且呼吸順暢。

這,也太匪夷所思了!

“不管了,先看看再說!”秦斌百思不得其解,只有將這只倉鼠繼續放在屋里子觀察,看看它是否還能活過來。

然而,這一等就是三個小時,倉鼠依舊像熟睡一般沒有絲毫動靜,而秦斌的心情卻越來越煩躁了。白白損失了一千二百萬大洋,就算是家底雄厚的億萬富翁,恐怕再也難以保持淡定。

秦斌自然也不例外,他決定出去散散心。

不過,當他打開門的時候,一股子焦糊的味道突然鉆入鼻孔,隨之而來的,還有鍋鏟撞擊鐵鍋發出的叮當聲響。

秦斌皺了皺眉頭,循聲望去,只見廊檐上不知何時架起了一個簡易的煤氣爐灶。一張破舊木桌被煤氣灶占了一半,另一半則放著一只竹質面板。在木桌跟前,一個窈窕的身影正手忙腳亂地切著西紅柿。

先前那股子焦糊味道,正是從煤氣灶上的鐵鍋里傳出來的。

看到那道玲瓏的嬌軀,秦斌眼前頓時一亮,像是發現了稀有生物一般。現在的年輕人,幾乎個個都養成了好吃懶做的壞毛病,連端起碗吃飯都覺得是一件很累很麻煩的事情,又有幾個人愿意自己動手做飯吃?

但眼前這個女孩,就是那為數不多的一個。

一瞬間,秦斌對于宋雅潔的好感,上升到了很高的層次。只不過,接下來他卻是皺起了眉頭,宋雅潔勤快倒是值得稱贊,但這廚藝嘛,卻讓人不敢恭維。

秦斌不禁想起了以前在農村生活的日子,作為一個農村的孩子,哪一個不會炒菜做飯?他苦笑著搖了搖頭,道:“菜不是這么炒的!”

宋雅潔沒想到身后突然有人說話,一驚之下險些切了手指頭。她回頭瞪了秦斌一眼,由于先前的成見,連說話的語氣也變得冷冰冰的:“要你管!”

秦斌似笑非笑地看著她,道:“你是第一次做飯吧?”

宋雅潔的臉瞬間通紅,支吾道:“你……我……”

“什么你啊我啊的?還不趕緊關火?不然里面的蔥花恐怕要被炸成黑灰了!”

“啊!”宋雅潔發出一聲驚呼,立即關了火,但鐵鍋內的蔥花,已經變得焦黑無比,而且還散發著一股濃濃的糊味。她呆在那里,像個做錯了事情的孩子一般,不知道該從哪兒下手了。

“看好了,我來教你!”秦斌走上前去,從宋雅潔手中接過菜刀,唰唰唰幾刀將西紅柿切成八瓣,裝入盤中,然后打兩只雞蛋,用筷子攪勻。

“炒菜之前,一定要把配料準備齊全,只有這樣,在下鍋的時候才不會手忙腳亂。”秦斌一邊說著,一邊將鐵鍋內焦黑的蔥花撈出來。

緊接著,他點燃了煤氣灶,像個從業多年的老廚師一般,循循善誘地道:“炒雞蛋西紅柿的時候一定要注意先后順序。先把鍋里的油燒到九成熱,然后倒入攪好的蛋液。注意,在這個過程中,什么都不要放,就連鹽也盡量免掉。”

秦斌嘴上是這么說的,手上也是這么做的,等鐵鍋內的油開始冒煙的剎那,他猛然將蛋液倒入其中。

嗤——

金黃色的蛋液頓時膨脹起來,秦斌用鍋鏟快速翻了兩下,然后啪的一聲關了火。

“記住了,蛋液倒入鍋中,要快速翻兩下,然后立即關火。不然的話,雞蛋就會被炒老了。”

秦斌將炒好的雞蛋起鍋,然后再次點燃煤氣灶,等油溫升到一定程度后,倒入蔥姜和西紅柿快速翻炒,等西紅柿熟后,再倒入雞蛋,放入作料……

不多時,一盤香氣四溢,色澤誘人的雞蛋炒西紅柿就出現在了宋雅潔的面前。

整個過程如行云流水,宋雅潔看的如癡如醉,她沒有想到,看男人下廚做飯,居然也是一種享受。她更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小男人,居然還有這樣的手藝。此刻,宋雅潔突然發現,這個家伙除了有些好色之外,也并非是一無是處。

雖然她不會因為這件事情而喜歡上秦斌,但心底對于秦斌的成見,卻消散了不少。

“如果這個家伙天天做飯給我吃,我不介意去原諒他的!”宋雅潔心中這么想著,漸漸走神……

“怎么樣?學會了嗎?”秦斌將臉湊到宋雅潔跟前,聞著她身體上散發出來的淡淡幽香,不禁做了個深呼吸的動作。

“啊!”倉促之間,宋雅潔被嚇了一跳,隨即俏臉含煞,一只粉拳對著秦斌胸膛轟去:“你……你流氓!”

秦斌雖然不會武功,但由于出身農村,身體素質自然不是一般的好。他伸手抓住宋雅潔的拳頭,順勢向后一拉,宋雅潔頓時撞入他的懷中。

兩具身體緊緊貼在一起,秦斌心底頓時燃起了最為原始的最為沖動的火焰,感受著胸膛處的那兩團柔軟,以及宋雅潔身體上散發出來的幽香,秦斌只覺得自己就要燃燒了。

“**!你去死吧!”宋雅潔臉色瞬間紅的簡直要滴血了,她強忍住圓潤的胸脯上傳來的異樣感覺,然后張開嘴巴,在秦斌手臂上狠狠咬了一口。

“嘶——”秦斌吃痛,頓時放開了宋雅潔。

宋雅潔羞憤欲絕,惱怒之下拿起菜板上的菜刀,對著秦斌砍去。

“靠!這丫頭脾氣真大!”秦斌打了個激靈,然后在宋雅潔要殺人的目光中落荒而逃。

在外面吃過晚飯,秦斌回到出租屋,發現宋雅潔已經關上了門,他心中頓時松了一口氣。

唧唧——

剛一打開門,秦斌眼前忽然飛來一道白色虛影,險些砸到他鼻子上。

“**?什么東西?”秦斌嚇了一跳,摸索著開了燈,頓時變得目瞪口呆。先前那只因為服用藥丸而陷入沉睡的倉鼠,此刻正順著自己的胸膛爬上頭頂,然后伸開一雙爪子又抓又扒,不多時就將秦斌的滿頭碎發弄成了雞窩。

秦斌伸手將倉鼠捏下來,也不管這個小家伙嘰嘰直叫地抗議,他將倉鼠湊到眼前,瞪眼看了半天,直到把小家伙看的直炸毛才將它放回自己頭上。

小倉鼠與剛買回來的時候一樣活蹦亂跳,甚至在精神頭上,比以前更加的嗨皮,那一雙黑豆般的眼珠里,不時地閃爍著人類才有的精光,仿佛它也會思考一樣。

秦斌瞠目結舌,這尼瑪也太玄幻了點吧?一只老鼠,居然有如此詭異的眼神……

不對,這肯定是那個藥丸的功勞!

秦斌瞬間相同了其中的關鍵,然后一陣風地跑到垃圾桶邊,也不管里面的東西臟不臟,伸手在里面扒拉起來。

過了一會兒,秦斌伸進去的手掌縮了回來,掌心中已經多了一顆晶瑩的藥丸。他伸出另一只手掌摸了摸額頭上的冷汗,心中慶幸不已,還好這顆藥丸沒有丟失,不然的話,他可真要后悔到姥姥家了。

唧唧——

秦斌頭頂的倉鼠見到藥丸,雙眼頓時放出亮光,然后嗖的一聲竄了過去,速度之快,簡直就是白駒過隙。

但秦斌比它更快,在倉鼠即將得手的剎那,他猛然將手掌握緊,然后瞪了一眼倉鼠,道:“老子的東西,你也敢搶?”

唧唧——

倉鼠眼珠子一轉,看了看秦斌的拳頭,又看了看他的臉,然后兩只前爪搭在一起,做了一個作揖的姿勢。

秦斌的下巴差點沒掉在地上,喃喃道:“靠!這東西成精了,真的成精了!”

唧唧……

倉鼠可憐巴巴地看著秦斌,一遍又一遍地作揖。

“好吧!再給你一點兒!”秦斌苦笑著搖了搖頭,麻溜地找出小刀,挖下米粒大小的一塊丟給了倉鼠。

“哥們這就要以身證道了!希望春哥保佑我平安無事!”秦斌坐在床上,在心中祈禱一番,然后將手中的藥丸猛然塞入口中。

丹藥入口即化,變成一股芬芳的液體,流向秦斌胃部。緊接著,一股熱流陡然從秦斌腹部升起,然后以極快的速度席卷全身。

“好熱!”秦斌覺得自己仿佛掉進了沸騰的開水中一般,全身上下,從里到外,仿佛要燃燒一般。

而隨著時間的流逝,這種溫度,還在提升!

半個小時后,秦斌已經到了忍受的極限,那種充斥全身的灼熱,讓他臉龐扭曲,身體蜷縮、掙扎。他想張開口咆哮,卻發現喉嚨嘶啞,根本發不出一點兒聲音。他就像掉入熾熱的巖漿中一般,每一寸肌膚,每一滴鮮血,每一根神經,都在承受著殘酷的考驗。

在痛苦的折磨中,秦斌突然下意識地運轉起了黑色小冊子上的功法,而就在功法運轉的剎那,秦斌體內的熱流突然一震,旋即漸漸安靜了下來。

緊接著,在功法的引導之下,那些熱流慢慢被馴服,然后融入到了秦斌的丹田之中。

一絲又一絲的能量被功法煉化,然后徹底在秦斌的丹田中安靜了下來,短短一個小時,他的丹田中就已經出現了一縷綠豆大小的氣團。而這個氣團,正是修道人才能擁有的真氣!

雖然這種煉化藥力的速度極為的緩慢,但只要有足夠的時間,秦斌丹田中的真氣,必然會增長到一個可觀的程度,甚至踏入煉氣期第一層,也不是沒有可能!

夜,深了。

在陽城市最大最豪華的王朝KTV,一個留著馬尾辮、長相斯文中卻帶著一股子陰沉的青年男子使勁摁滅了手中的煙頭,斜倚在包廂的沙發上,眼中不停閃過凌厲的神采。

在他面前,四個體魄強壯如拳擊手的壯漢垂手而立,他們帶著墨鏡,手臂上紋著紋身,看上去頗有一些滲人的煞氣。但在那個馬尾辮年輕人跟前,他們卻低下了頭,溫順的如同一只只綿羊。

沉默的氣氛足足持續了五分鐘,才被一個推門而入的中年人打破。他帶著一條拇指粗的金鏈子,走起路來搖搖晃晃,像個不倒翁一般。看見年輕人,他頓時滿臉堆笑,道:“寶哥,對不住了,車子半道上沒了油,所以來玩了!”

貝小寶擺了擺手,等四個壯漢走了出去才接著道:“事情查的怎么樣了?”

中年人在貝小寶身邊坐下,道:“已經查清楚了,那個小子叫秦斌,來自農村,一年半之前來到陽城師范學院做了一名保安,一直干到現在。他家里有一個母親,還有一個即將上大學的妹妹。”

貝小寶點了點頭,道:“這個秦斌,和大哥究竟有什么關系?”

中年人抽出一根煙遞給貝小寶,見對方搖頭,又自己點上,道:“這個我就不清楚了,我只是聽手下人說,拍賣會那天,大哥拿了兩千七百萬幫那小子拍了一個玉盒。而后,那小子和大哥出來,吃了一頓飯就各奔東西了。至于他們之間究竟談了些什么,鬼才知道!”

貝小寶皺起了眉頭,本來就陰沉的臉色,更加的難看了:“候叔,你覺得那小子,會不會是大哥的私生子?或者是他暗中培養的接班人?”

侯軍看了他一眼,遲疑地道:“這個……我可不敢亂說!不過,那小子居然能夠讓大哥舍得花兩千七百萬,肯定與大哥有非同尋常的關系!”

貝小寶點了點頭,道:“你說秦斌會不會是大哥的兒子?”

“這……應該不會吧?我手下的人已經查過了,秦斌的父親可是另有其人,而且早就已經死了……”說到這里,侯軍突然沒了底氣,“好像這也不是沒有可能?”

貝小寶冷笑了起來:“大哥老了,有時候做事根本不顧兄弟們的感受,我覺得,是時候讓他好好休息一下了!”

侯軍臉色一變,道:“你這是什么意思?”

貝小寶突然將手插入口袋,淡淡地道:“我的意思很明顯,就是找人干掉大哥,然后整個陽城市的地下世界,就是你我的了!”

說話間,貝小寶已經握住了口袋中那只手槍的槍柄,如果侯軍一句話說錯,他會毫不猶豫地崩了對方。

侯軍額頭上已經冒出了冷汗,他陷入掙扎,一根又一根地抽著煙。

五分鐘后,他終于選擇了妥協,道:“怎么做?還有,秦斌那個小子怎么處理?”

貝小寶臉上的冰冷漸漸退去,隨即笑道:“候叔果然是聰明人!找幾個外市的人,務必把這件事情做的不露痕跡。至于秦斌那個小子,就讓他先蹦跶一陣子吧!他對我們,還構不成什么威脅!或許以后,我們還有用得上他的地方!”

小說《超級手機》 第十一章 吞服寶丹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青春小說
  2. 職場對決小說
  3. 現代小說
  4. 冤家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2019斯诺克英锦赛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