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樂樂文學網 > 小說庫 > 歷史 > 魂斷大周

更新時間:2018-09-01 12:10:12

魂斷大周 已完結

魂斷大周

來源:麥子閱讀作者:亦秋分類:歷史主角:宇文嘯魜

主人公叫宇文嘯魜的書名叫《魂斷大周》,它的作者是亦秋創作的歷史類型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只要殿下平安無事,我們便心安。”燕趙漢子傻傻笑道;他與皇兄相依為命;武帝駕崩,新太子繼位。在太子繼位后翻開了新的時代。大周如何國運昌盛,如何日新月異。跟隨筆者一起去欣賞。...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完顏艷嘆了口氣,道:“坑殺?這白起當真是膽大。”宇文憲緩緩笑道:“戰場之上,你不殺我,我便要殺你,若不是白起坑殺了趙國四十余萬大軍,趙國定然會卷土重來,到了那是,秦國必然損兵折將,倒不如一舉坑殺,雖說擔當了罵名,卻為了秦國,使得趙國一蹶不振,豈不甚好?”完顏艷嘆了口氣,道:“打打殺殺,又有什么好了?”宇文憲微微一笑,道:“自軒轅黃帝,神農蚩尤,乃至夏商周,王朝之中,戰爭頗為頻繁。”旋即笑道:“待得咱們到了邯鄲府,我便帶你前往那趙武靈王點將臺,前去看看,當年趙武靈王,威震諸侯,一舉奪得天下霸主地位的雄心壯志。”完顏艷嗯了一聲,此時官道之上,靜悄悄的。就在此時,只聽得不遠處群鳥哀鳴之聲,不絕于耳。撲簌簌聲中,數百只燕雀騰空而起,撲閃這翅膀,宇文憲心下一驚,心道:“這是怎么回事?”完顏艷哼了一聲,道:“不知道是何人故弄玄虛,竟然這般聲勢浩大?”還未說話,就聽到一人聲音頗為哀怨,便如死了老娘一般,聲音唉聲嘆氣,那聲音嘆了口氣,道:“你們這對奸夫**,難道還想再光天化日之下,行那茍且之事不成?”這人聲音似男似女。一會粗重,一會細小,便如變了嗓音一般。宇文憲瞳孔一縮,道:“這人是太監。”完顏艷臉上一紅,便不再說。

這太監就是講男人那話兒斬斷,使得男人男不象男,女不象男,聲音也是忽然粗重,忽然細小。話說這太監本來是宮廷之物,這太監竟然膽大妄為,在樹林之中,故弄玄虛,顯得頗為神秘,又顯得頗為詭異。那不男不女聲音哀叫道:“夫人,你還是跟著我回去就是。”宇文憲微微一驚,下意識看了完顏艷一眼。只見,完顏艷臉色通紅,宇文憲奇道:“這位太監是在叫你?”完顏艷怒道:“你覺得我會跟一位太監結婚不成?”宇文憲搖了搖頭,道:“自然不會。”完顏艷怒道:“這就是了。”還未說話,就聽到那太監又聲音頗為凄厲,說道:“郎君,當年你將臣妾丟在家中,卻去那大周做了王爺,臣妾在家,頗為思念王爺,便趕了過來,臣妾想念王爺了。”

此言一出,不單單宇文憲臉色一變,完顏艷更是嘆了口氣,道:“原來是你這位風流王爺落下了風流債。然則你哪個不找,偏偏找了一個太監。”模樣頗為幸災樂禍。只聽得那不男不女聲音爹聲爹氣,扭扭捏捏說道:“想不到王爺又找了一位風華絕代小少女,難道臣妾就這樣被王爺拋棄了不成?”這人聲音充滿哀怨,便如深閨怨婦一般,聲音也是凄厲不已,便如宇文憲是那薄情之人,完顏艷便是那奪情之人。那哀聲嘆了口氣,道:“你們這對奸夫**,我就是做鬼,也不放過你們。”宇文憲哼了一聲,道:“閣下,你何必裝神弄鬼?難道以為我宇文憲看不出來?還是快快現身就是了。以免在下手下不留情,一不小心殺了你。”那哀聲嘆了口氣,陡然間聲音頗為尖銳,怒道:“什么?你想要殺人滅口?難道你當真忘了咱們許下那段誓言?難道你不喜歡于我?喜歡上著小妮子了?”宇文憲怒道:“你這不男不女胡言亂語些什么?

誰與你是恩愛夫妻了?也不照照鏡子,看一下自己那一副德行?”那聲音怒容滿面,怒道:“王爺啊,你可真是心狠手辣,竟然想要殺了我呢。”宇文憲怒道:“你究竟是何人?

竟然這般大言不慚?”那聲音怒道:“既然你想要殺了我,那我就殺了這**。免得你再三心二意。”宇文憲怒道:“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完顏艷怒道:“誰是**?”

那聲音哼了一聲,道:“你這小妮子明知故問。”完顏艷哈哈一笑,道:“是了,定然是你不敢說了出來。”那聲音怒道:“我怎么不敢說?你便是那**。”完顏艷哈哈一笑,道:“正是,你便是那**了。”話音一落,那聲音好像聽了出來,怒道:“你奶奶的,你這**竟然這般狡猾。”只聽得樹林之中,風聲有異,撲簌簌聲中,一道烏光打了過來。這烏光赫然便是一枚暗器。這烏光暗器來勢甚急,完顏艷臉色一變,想要閃避,已然不及。奈何這烏光暗器頗為厲害,只是一眨眼之間,就打了過來。全然沒有閃避機會。完顏艷驚慌失措,不知所以然。那宇文憲眼見完顏艷危急時刻,大喝一聲,道:“蹲下身來。”此言一出,完顏艷緩過神來,下意識蹲下身去。只聽得風聲甚急,順著完顏艷頭頂滑了過去。當啷一聲,那烏光暗器直直釘在一棵大樹之上。完顏艷驚魂未定,宇文憲側過頭來,看了過去。原來那烏光暗器是一枚五角星芒暗器。這五角星芒,宇文憲從前人幾何圖形之中,也看到一些。此時眼見那五角星芒周身烏光閃爍。宇文憲吃了一驚,心道:“難道這五角星芒暗器,竟然沾上了劇毒不成?”念及至此,心下一驚。那聲音嘆了口氣,道:

“郎君,我本來想要殺了這小妮子**,你卻擋了過來。難道你真要袒護這**?將我拋棄了不成?”宇文憲哈哈一笑,道:“不知道閣下是誰?竟然這般裝神弄鬼,也不知道何為羞恥?”那人聲音頗為尖銳,怒道:“郎君,是你敬酒不吃吃罰酒了,不是奴家心狠手辣,既然郎君不識得好歹,奴家也就不顧往日情意了。”宇文憲哈哈一笑,道:“天下之大,無奇不有,你這太監,可算是奇哉怪哉。”那人哼了一聲,就聽到完顏艷驚呼出聲,道:“小心。”宇文憲此時本來哈哈大笑,聞聽完顏艷此言,不禁臉色一變,只感覺背后風聲有異。下意識蹲下身來,雖說宇文憲蹲下身來,卻是終究慢了一步,只聽得嗤的一聲響,那五角星芒暗器,竟然直直劃破宇文憲衣衫。宇文憲避無可避,只感覺那五角星芒暗器上劇毒順著血液,緩緩流動。心道:“難道我宇文憲時日不多了?”那聲音嘻嘻一笑,旋即聲音冷淡下來,道:“郎君,若是你殺了這小妮子**,我便將五角星芒暗器解藥交給郎君,若是不殺了這**,那郎君便會死無喪身之地。”

頓了一下,又緩緩說道:“難道郎君,就不怕死了?”宇文憲哈哈一笑,道:“男子漢大丈夫,死又有何懼?”那聲音怒道:“是郎君自己,不知道好歹,休怪我手下不留情。”大喝一聲,撲簌簌聲中,那五角星芒暗器帶著怪異聲音襲了過來。宇文憲心下悲涼,心道:“想不到我宇文憲竟然死在這里。”不由自主閉上雙眼。眼見那五角星芒暗器,宇文憲避無可避,自然是緊閉雙眼,從容就死。閉了好一會子眼睛,宇文憲不禁頗為疑惑不解,心道:“按照那五角星芒暗器速度,如今應該打了過來,怎么全然沒有動靜?”心下又想:“真是奇哉怪哉,我可想不明白了。”緩緩睜開雙眼,只見完顏艷笑吟吟看著自己。宇文憲不禁微微一笑,原來完顏艷眼見宇文憲危急時刻,也知道這五角星芒暗器之上,定然是喂了劇毒,便拾起地上樹枝,身形一閃,刷的一聲響,竟然將那五角星芒暗器插在了樹枝之上。那聲音怒道:“你奶奶的**手段,果然不俗。”

完顏艷怒道:“你這人可要小心了。”大喝一聲,手中樹枝猛地里甩了出去。那五角星芒暗器帶著尖銳風聲,直直往那樹枝之中打了過去。撲簌簌聲中,四下里樹枝連綿不絕,斷折開來,簌簌而下,落了一地。那五角星芒暗器,旋即沒入樹林之中。旋即聽到那聲音哀叫一聲,顯然中了劇毒,被五角星芒暗器插在身上。怦然一聲響,完顏艷與宇文憲只見從樹林之中,筆直一般,墜落下來一道人影。旋即轟然一聲,塵埃四下里飛舞開來。原來那人影身穿火紅色衣衫,身材魁梧的漢子,背后赫然插著一枚五角星芒暗器。看起來頗為刺眼。完顏艷哈哈一笑,道:“想不到你宇文憲竟然喜歡這般五大三粗之人,這人當真便是你夫人不成?”宇文憲臉色一變,道:‘亂說什么?這五大三粗男子怎么可能是我宇文憲夫人?我宇文憲至今未婚,你可不要亂想。“完顏艷聽到宇文憲說“我宇文憲至今未婚。”不由臉上一紅,說不出來話了。宇文憲眼見完顏艷臉色通紅,不禁哈哈一笑,還未笑了一會,便感覺那五角星芒暗器劇毒發作,不禁笑聲陡然間止住,表情頗為痛苦不堪。完顏艷心下一驚,走上前去,扶住宇文憲身子,緩緩說道:“疼得很厲害嗎?”宇文憲微微苦笑,卻是說不出話來。完顏艷嘆了口氣,只聽得那魁梧漢子爹聲爹氣的說道:“若是受了五角星芒暗器之劇毒,何止是疼得厲害?”

頓了一下,又說道:“簡直就是疼得死去活來。”完顏艷沒好氣砍了那魁梧漢子一眼,說道:“怎么沒有見你疼得死去活來?說話聲音也不顫抖?你不是也中了五角星芒暗器劇毒了?”那魁梧漢子哈哈笑道:“我雖說中了五角星芒暗器劇毒,卻是頗為硬氣,懂得忍耐,哪里像這位公子哥,全然不知到忍耐,只知道慘叫出聲。”宇文憲苦不能言,只能咬牙切齒看著魁梧漢子。完顏艷笑道:“我猜你定然是受了別人指示,才過來的,是也不是。”那魁梧漢子緩緩說道:“正是,至于到底是誰人派我來了,你這小妮子休想從我嘴中套了出來。”完顏艷撲哧一笑,那魁梧漢子模樣頗為疑惑不解,說道:“你為什么要笑?”完顏艷哼了一聲,道:“這笑容綻放在我臉上,自然是我說了算了,若是綻放在你臉上,那就是你說了算了。”那魁梧漢子支支吾吾,也不知道說一些什么話。完顏艷道:“你不說出來,我自然不會脅迫與你。”那魁梧漢子臉上露著喜色,道:“此話當真?”說這話時,臉上表情頗為神采奕奕。完顏艷哼了一聲,道:“你不相信我也沒有辦法。”那魁梧漢子道:“自然相信,自然相信。”嘴上說“自然相信,自然相信。”臉上卻沒有自然相信的表情。

猜你喜歡

  1. 鬼怪小說
  2. 歡喜冤家小說
  3. 空間小說
  4. 江湖恩怨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2019斯诺克英锦赛时间